于为小米找到了一位贤内助

2019-01-04 00:24 来源:未知

  2018 年对于小米来说,是颇为复杂的一年。一方面,小米在创立八周年之后终于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另一方面,小米在上市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和架构调整,来面临新的业务挑战。尤其是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月,小米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并任命王川为中国区总裁,成为小米发展过程中颇为值得解读的一个节点。

  具体来说,小米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任命集团高级副总裁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向 CEO 雷军本人汇报。接着,王川的手下配备了两位中国区副总裁——张慧剑和李名进,分别负责线上和线下渠道;同时,在销售方面,原销售运营部分成销售运营一部、销售运营二部,分别负责中国区手机产品和电视、生态链等产品的销售运营工作,这两个销售部门的总经理都向王川汇报。

  同时,作为原销售与服务部的总经理,汪凌鸣被调任国际部副总裁,向负责小米海外业务的高级副总裁王翔汇报。雷锋网了解到,小米销售与服务部的前身是小米网,在 2017 年 11 月的架构调整中,汪凌鸣被任命为这个部门的副总裁——在汪凌鸣之前,负责小米网的是小米总裁林斌。

  2012 年 11 月,小米收购王川创办的多看科技,同时王川以第八位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小米,担任小米副总裁,并在此后数年一直负责小米的盒子、电视等业务;

  2017 年 12 月,王川接替雷军担任迅雷董事长,此前在 2014 年,王川就已经开始担任迅雷董事;

  2018 年 9 月,王川被任命为小米集团参谋长,协助 CEO(雷锋网按:即雷军本人)制定小米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小米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

  可以看到,王川是从小米电视业务一路走来,最终一步步成长为雷军的左膀右臂;当然,在此过程中,王川与雷军之间的朋友关系也许构建了信任基础,但更重要的是王川为小米立下的赫赫战功,尤其是电视方面。

  在王川的带领下,小米的电视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可谓是表现得异常出色。2018 年 2 月,小米电视的出货量已经位居全国第一,晋升为全国第一大电视品牌。在小米发布的 Q3 财报中,小米智能电视的 Q3 销量同比增加了 198.5% —— 2018 年双 11 期间,小米的智能电视销量在天猫、京东和苏宁三大电商平台都是第一名,无论是在小米内外,都出尽了风头。

  在这种情况下,王川的确是小米的有功之臣,他受到雷军的器重和提拔,也是顺利成章的。

  放眼 2018 年,雷锋网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印象:小米电视的风头,甚至已经盖过了小米的核心业务——智能手机。尽管如此,智能手机业务依然是小米最为核心的业务。

  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到小米在 10 月底公布的 1 亿台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会觉得小米手机业务在 2018 年的整体表现还不错。不过,正如雷锋网此前所分析的那样,小米手机之所以实现一亿台的小目标,主要归功于创新、质量管控和国际化,而在销售层面,显然小米手机在海外的迅猛表现是主要因素。

  来自小米 Q3 财报的数据显示,小米在 Q3 共卖出了 3330 万台智能手机。而根据第三方渠道(Counterpoint、IDC、赛诺)的统计数据表明,小米手机在中国市场的 Q3 销量约有 1300 万台上下,这就意味着,小米手机在海外的销量占比已经远远超过中国市场。实际上,受到小米手机出海的推动,小米 Q3 在国际市场的营收同比增长 112.7%,达到人民币 223 亿元,占据总收入的 43.9%。

  与此同时,在其赖以起家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小米的表现并不好。在上述 1300 万上下的 Q3 销量下,小米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排名已经落后于 OV 华为等对手;甚至在小米一贯擅长的线上渠道中,它的势头也被荣耀夺走——今年双十一期间,在天猫、京东平台给出的排名中,小米手机无论是在销量还是销售额都低于荣耀。

  可见,小米手机虽然依然是世界第四,但目前却出现了外强内弱的不平衡局面;这个局面对于小米这样的中国手机厂商来说,甚至可以说是不健康的。

  这种情况下,王川上马执掌国内大本营,汪凌鸣派往国外继续开疆辟土,可以说是小米(或者说雷军)颇为聪明的一次求变之举。

  其实早在两年前,2016 下半年,尚且在负责电视业务的王川就已经参与了雷军当时亲自管理的手机项目,用他自己的话说,“确实是雷总太忙,我过去帮点儿忙”,但他似乎刻意保持低调,不愿抢去雷军的任何风头。实际上,王川本人作为乔布斯的拥趸,同样对产品有着自己的深刻理解和热爱,并且具备创业的热情(小米电视本质上就是一次内部创业),由他来执掌中国区总裁的帅印,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需要说明的是,作为中国区总裁的王川,要负责的是包括小米手机在内的所有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相关工作,但无疑重振手机业务是雷军在王川身上寄予的厚望,也是雷军专门为他进行一次架构调整并配备四员大将的原因。

  至于汪凌鸣,他在 2018 年担任销售与服务部总经理时的整体表现很不错,完成了 1 亿台的任务,但相对来说海外市场的表现更加突出,国内则相对薄弱;如今转任海外部副总裁,实际上也有利于继续发挥他在终端渠道的布局能力。

  雷锋网了解到,汪凌鸣于 2017 年上半年入职小米,在来小米之前,他曾担任话机世界集团首届董事、天语手机副总裁等职务,有在供应链、营销、零售等领域二十多年的管理经验,对线下销售理解尤其深刻,这也是雷军引入汪凌鸣的主要原因之一。显然,对于尤其注重线下渠道的海外市场来说,汪凌鸣将会是小米手机继续进行大幅度海外扩张的一个重要推手。

  在成立八年多之后,小米已经今非昔比;同样今非昔比的,还有小米的八位创始人——他们有的已经离开小米,有的退居二线,有的执掌一方。但就目前而言,雷军毫无疑问还是小米的绝对灵魂人物,而最晚成为小米联合创始人的王川,其在小米的分量却越来越重,有点类似于小米“贤内助”的角色。用雷军的左膀右臂来形容他,已经不再是有丝毫夸张的修辞手段。

  同样,伴随着王川的新角色,小米的架构也在进一步走向优化和完善。正如雷军在上一次调整接受采访时所言,小米的组织架构调整会是一个长期进行的过程,未来 2 年内,小米肯定还会陆续进行一系列调整和优化——如此来看,中国区的成立,只是其中的一环罢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